返回

焰紅妝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焰紅妝 第9章(2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「若兒?!」

  上官凌這才注意到除了浮光外還有一人,先是一愣,隨即試探性的喚道;「珞兒姊姊?」

  見她點頭,上官凌立刻撲上前,狠狠抱住闕掠影,又叫又笑的嚷道:「我找到妳了!」

  「妳真是若兒?」闕掠影細細地看著將她緊緊摟抱的女子,十二年過去,若兒的身形較她更為高挑,眉宇間充滿英氣和自信,不再是那個黏她黏得緊的小妹妹。

  「姊妹分離多年重相聚,想必有許多話要說。」清清嗓,神色古怪的段風指了指躺在草地上的浮光。「這個,不用管可以嗎?」

  *

  「你當我的姊夫啊……雖然稍嫌不夠格,但姊姊喜歡你,算了!」

  再次睜開眼,沒有心愛女子的軟玉溫香,只有一張相似的芙顏似笑非笑的瞅著他——真失望!

  「醒了就先喝藥。」上官凌粗手粗腳地墊高浮光的身子,不理會他的痛吟,自顧自地完成喂藥前的準備工作。

  「珞兒呢?」真不溫柔,他要求換人。

  「喝藥!」上官凌重申她的職責,沒費事的用湯匙,趁他張口時藥碗直接抵上他的唇,順便堵住他的抗議。

  差點被苦藥嗆死的浮光,努力吞咽散發嚇死人的怪味、像燉煮十斤黃連的湯藥,皺起一張俊臉,感覺胃狠狠地抽疼起來。

  好不容易灌完讓他暫時想將味覺丟棄的苦藥,浮光可憐兮兮地望向上官凌,要求著:「糖……」

  「要糖嗎?」上官凌從袖袋中掏出一顆甜甜的糖飴在他眼前晃了晃,瞧他垂涎的點頭后開心一笑,快速將糖飴丟入口中,朝他咧出一口白牙,吐出三個字;「偏、不、給。」

  「……小氣。」兩年前的苦藥地獄在腦中喚醒,珞兒果真是蒼的得意門生,開出的苦藥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  看夠浮光猛吐舌頭的好笑模樣,上官凌正色道:「你能夠一輩子對她好,只愛她一個人嗎?」這些日子,姊姊為了看顧他,幾乎未合眼,若不是用情已深,就算是大夫也不會這么仿的。

  浮光審視她眼中的認真,知道上官凌所指的「她」是誰,他肯定的頷首。「能。」

  「很好。」上官凌笑逐顏開,豪氣地拍上他的胸口。「記住你的話,如果你讓她不幸,我會要你很、好、看!」

  「唔……」好個小妮子,哪邊不拍盡挑他的痛處拍!浮光悶哼,俊臉霎時扭曲,瞪著那張與心上人相似的容貌,咬牙切齒道:「我會記得。」

  「對了!」上官凌狀似不經意的問道:「燈會那一日,你是怎么找上我們的?」

  「燈會?沒有啊。」她是在說夢話嗎?他被封礎涯打到差點沒命,哪有法子去找她啊,更何況他根本不知她身在何處。

  她那日看到的浮光究竟是……上官凌起了一陣雞皮疙瘩,身子大大抖了兩下,決定不去深究這件事。

  「醒了嗎?」闕掠影推門而入,一臉無奈的段風跟在她身后。

  「醒了,醒了,藥我也喂好了喔。」上官凌開開心心地蹦到姊姊跟前邀功,「這家伙的復原力比野生動物強,沒什么好擔心的啦。」

  「我看看。」闕掠影對妹妹溫婉一笑,任上官凌在她身邊撒嬌。

  浮光倒抽口氣,強烈抗議道:「不公平!」瞧瞧,上官凌的手放在哪里!她的頭放在哪里!她的身體碰珞兒哪里啊!臭小妮子,比惡小姑更難纏,比打鴛鴦的棒子更可惡,他家珞兒的豆腐都快被她吃光了!他雖然是個心胸寬大的男人,卻也懂得「記仇」兩字怎么寫,上官凌,這筆帳他記下了。

  「哪里疼?」纖指扣上他脈門,見他翠眸中有她,闕掠影一顆懸著的心好不容易放下。

  扁扁嘴,浮光一副委委屈屈的小媳婦模樣。「胃疼。」被藥汁苦的。「胸口疼。」被封礎涯傷在先,又遭上官凌重創在后。「心也好疼。」他家珞兒好不容易露出的笑竟是對自個兒妹妹,恨啊!

  上官凌殷切的笑著,只是在瞟向浮光時多了一抹狠意。「珞兒姊姊,這兒有我就行了,妳去歇息吧。」好個浮光,竟敢告狀,咱們走著瞧!

  「凌!」段風沒好氣地把上官凌摟入懷,像抱三歲孩子似的讓她半坐在臂上,這小妮子玩心一起總沒個分寸。

  「哎呀,你干嘛啦?」見段風就要把她帶出房,上官凌硬扳住門框不松手,姊妹倆好不容易才相聚,那個以后會霸住姊姊的臭男人,叫他哪邊涼快哪邊閃。

  闕掠影柔聲道:「若兒,段大哥特地買回妳愛吃的千層烙餅,趁熱吃吧。」

  瞪了眼春風得意的浮光,上官凌嘟起嘴,放開手。「好吧。」

  「段風,后悔猶未晚也。」佳人就在身邊,浮光愉快地報起老鼠冤。

  上官凌低首示威地在段風俊臉印上兩記響吻。「嘿嘿,來不及了。」哼,她在浮光昏迷的日子里早就將他和姊姊的進展套出來。「羨慕嗎?」無路用的家伙!

  浮光含淚敗北。「好、羨、慕啊!」他和珞兒什么時候才能這樣甜甜蜜蜜啊?

  「別鬧了。」段風沒轍地看著笑得炫人的上官凌,對兩人頷首后,將獨處的空間還給他們。

  少了上官凌攪局,室內陷入不自在的沉默,闕掠影忙著診視他的傷處,忙著讓他靠得更舒適些,就是不看他。

  浮光在她的手收回前想伸手握住,卻發現無法移動自己的手分毫,疲累感濃濃地襲向他,但他不想在見到佳人馬上又陷入昏睡。

  「妳瘦了,憔悴很多。」眼下明顯的暗影和消瘦的身段說明在他身受重傷時她的心焦,他感動,卻也心疼。

  「你的武功,算是廢了,需要長期調養,要完全能自由活動,至少要兩三年。」他的筋脈與五臟六腑受損嚴重,靈藥雖救回他的性命,但肢體的損害卻沒法子醫治。

  「不怕、不怕,」他不是很在意,能活著就很不錯了。浮光朝她眨眨眼,「妳會保護我嘛。」

  「保護?」坐上床榻,以指梳理他毫無光澤的長發,在黑發中發現不少銀絲,闕掠影眸中閃過不舍。

  浮光討好地笑著。「少主雖將我逐出『魈一門』,但我仍是叛徒一名,若是遇上同門——」被追殺是少不了的吧。

  「你人緣不好?」她挑眉。

  他的人緣是不差啦,只是——

  「我的主子人緣不好。」無奈三聲嘆啊。

  「封礎涯?」又是他?說實話,有機會,她也想砍他。

  「那就麻煩妳了。」他是那么的柔弱嘛,努力地將身子往她的方向移去,原來小鳥依人的感覺這么好。

  感覺浮光的重量倚來,她斜睨著他,抱怨道:「很重。」

  他撒嬌的眨眨眼。「人家……」他隱住一個呵欠。「害怕嘛。」

  看出他的疲態,她起身,小心地扶他躺下,見他瞬也不瞬地瞅著她,「怎么了?」

  「我想多看妳一眼。」

  像個孩子似的!被他的模樣惹出一抹笑,她握住他的手,柔聲道:「睡吧,我在你身邊。」

  「笑了!」他快樂地想將她摟入懷中,卻礙于四肢一點都不聽話,只能干瞪眼。「妳對我笑了!」

  明明困得眼睛都快睜不開了,但瞧他歡喜得很,闕掠影在他額上印下一吻。「睡吧。」

  「可以陪我一起睡嗎?」他可憐兮兮的瞅著她。「夢里沒有妳,我會怕。」

  「你要我點睡穴嗎?」硬撐著不睡,他是想將身體再搞壞嗎?

  「陪我嘛。」他央求著,再接再厲地施展小九尾狐的絕招。

  卑鄙!明明知道他在耍賴,卻沒辦法狠下心拒絕他,畢竟,經過生死訣別,她也想確認他的溫度、他的存在。

  闕掠影依他所愿側躺在他身側,瞧他笑得一臉滿足,心底涌上甜意,她率先閉上眼,催促道:「快睡。」

  他好想吻她、好想將她緊擁在懷中、他好想……唉,他現在也只能「想」而已。

  「我欠妳一命,依照蒼的規炬,妳得從我這兒取一項最重要的東西交換。」

  她雙眼未睜,淡問:「你的愿望是什么?」

  「我希望妳能永遠快樂,每日開開心心的笑著。」曾經,他以為他在她的生命中只是過客,沒有他,她也能好好過下去,但在知道她的心衷后,他無人珍惜的生命歸重要的人所有,他擁有著她,她也被他所擁有。

  闕掠影緩緩睜眼,水眸直視他閃爍著足以將她溺斃的柔情的翠眸,深吸口氣,說出心中所想:「我要你,你往后的生命,往后的時光都屬于我:我要你讓我幸福,一輩子。」

  翠眸里有著感動,慵懶醇厚的嗓音一字一句道:「從今以后,我的情,我的人,我所有的一切,都是妳的,讓我們彼此相伴,不分離。」

  眼眶里涌現的熱意讓他變得模糊,闕掠影眨去喜悅的淚水,如蝶似的印上他的唇,紅云飛上芙顏,大膽道:「你可自由活動的那日我定吞你入腹。」

  浮光頑皮地眨眨眼,「我等著。」沖著她這句話,他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康復。

  她將他大手環上她的纖腰,在他身側找到一個不會壓疼他的位置,嗅著他的氣息,感覺睡意襲來。「可以睡了嗎?」

  「可以。」他唯一的愿望,已在他手中。



  【全書完】



  ※關于上官凌與段風的故事,請看珍愛3025《野紅妝》。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快乐赛车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