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終結悲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終結悲戀 楔子
  目錄 下一頁
  傾盆大雨直落,亮晃晃閃電自天際劃過,震耳雷鳴驚人心魄,這是臺灣島嶼典型的臺風季節。

  風強雨大,路上行人稀少,殊云費力撐傘,幾次傘花大開,全身幾乎濕透。

  她提著塑膠袋,袋里的包子剛出爐,冒出陣陣蒸氣,熱熱地熨貼她的拳頭,為寒冷的身體帶來些許暖意。

  殊云心底盤算,靈涓的小說“菟絲園”下個月要出版,這是大事,有了獨立的經濟能力,才算真正脫離依附。羽沛快分娩了,得找時間逛百貨公司,搖籃奶瓶、尿片娃娃衣,把該買的東西準備齊全,雖然她們的“小雨滴”和“水水”缺少父親,但他們有三個媽媽,一定會得到最好照顧。

  想起小寶貝,殊云唇角微微上揚。新生命、新希望,她們的未來全落在寶寶身上,她們將一天天看他們長大,陪他們學走路,教他們說話。

  靈涓為寶寶寫的童話書,稿紙堆滿盒子,羽沛自制的故事CD早早錄制妥當,而殊云縫的玩偶娃娃,也排滿寶寶的房間。“愛”是她們迎接寶寶出世的第一份禮物。

  殊云走進超商,想替靈涓買份報紙,卻瞄見書報架上新出爐的八卦雜志,封面有張模糊照片,照片上,偶像歌手谷劭飏和助理安妮一同走入賓館。

  大大標題寫著“安妮擄獲劭飏心,賓館十二小時實錄”。

  他們終于在一起了?

  該說聲恭喜的,只是……怎么辦?她沒力氣拉抬微笑,沒真意為他們的婚姻放送祝福,更沒勇氣翻翻雜志,看看十二小時的實錄狀況。

  放下雜志報紙,轉身出超商,殊云靠在走廊,苦澀滲出胸口。

  不想、不苦,不做菟絲花了呀,她和羽沛、靈涓約定好,靠自己的力氣活下去,沒有男人、沒有喬木,她們一樣要茁壯成長。

  沒錯,除開愛情,人生還有其他事情值得爭取,別把男女間看得重了。

  拚命地,她拚命鼓吹自己,不傷心、不流淚,這結局已在她夢中出現無數回,早估料到的不是?所以,不想!

  五分鐘,殊云從大馬路繞進寧靜小巷,父親為她購置的小公寓在眼前五十公尺處。小公寓說小不算小,七、八十坪,四房兩廳還有個小和室,她們打算把嬰兒房布置在和室里。

  “家”到了!殊云加快速度。

  那是……停下腳,殊云盯住蜷縮在角落邊的女孩,她全身濕透,及腰長發貼住身體,瘦削手臂相環,企圖留住一絲暖意。

  是凍僵了吧?她的唇色紫青。

  “小姐,你還好嗎?”柔軟聲音揚起,蜷縮的女孩偏頭望她。

  沒回話,勉強點頭,空茫視線再度飄向遠方。

  “需要幫忙嗎?”殊云走不開,女孩的無助拉扯著她的心,那是一張傷心至極的表情。

  對方不回話,呆呆遙望遠處。

  “下雨了。”

  殊云找不到話說,蹲在對方身邊,把手中的雨傘分遮到她頭上。

  翻紅的眼眶翻出兩顆淚水,滴下的是淚是雨?殊云不確定,確定的是她好傷心。

  “你很難過是嗎?我也想哭呢,真好,有人陪我。”殊云小小聲說。

  不管衣裙是否潮濕,殊云貼坐到她身邊,小小的頭顱和她相靠慰。

  “我和安妮約定五年,五年內,他們沒有成雙成對,我便出現,可是雜志說,他們在一起了,他身邊再沒有容納我的空間。”殊云自顧自說話,自顧自流淚,自顧自把雨水染上咸滋味。

  許久,一雙柔荑伸來,握住殊云的,兩份冰冷相貼,女人的友誼萌芽。

  殊云反握住她。“我常想,愛情的賞味期到底多久,一年、三年或者五年?我自問過,失戀對于男人和女人,受創后的恢復期是否相等?我猜,誰對思念有較大的容忍空間?現在,答案出爐,愛情對于女人的影響比男人強烈。”

  女孩接在殊云后面說話:“我在十七歲認識愛情,我愛他,死心塌地,可惜,他不在乎我的心。”

  殊云環住她,輕語:

  “沒錯,是這樣的,我愛你、你愛她,他的心在第三者身上,愛情在陰差陽錯間留下遺憾,偏偏那份遺憾,深刻得教人難以承接。”

  “即使再不愿,仍必須接受,對不?”她問。

  “對,再痛苦都得受。”殊云咬唇說:“幸而有種名為光陰的東西,它會一天一點,為你沖去傷痛。”

  “可能嗎?五年來,我只為他而活,他是我生活的所有重心,失去他,我怎能過?”

  “能的,凡事都有可能,知不知?生命處處奇跡。”如同她,能存活下來,能和靈涓、羽沛結心,誰說不是奇跡。“你有地方住嗎?”殊云提了個無關話題。

  “沒有。”

  “愿不愿意加入我們?”殊云問。

  “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  “我們家有三個女人,曾經我們以菟絲花自居,然后有一天,喬木再不愿意讓我們盤踞,傾倒之際,我們以為自己活不下去,幸而命運把我們收編一起,現在,我們彼此相依,我們不需要愛情,也有了目標和生存定義。”

  “你們的目標是什么?”她好奇。

  “是兩個馬上要加入的新生命,你愿不愿意成為小雨滴、水水的三娘?”

  被殊云的誠懇說動了,她渴望起生活新標的,握握殊云,她點頭。

  “很好,我們回家吧。”

  家……從失去到再度擁有,天不絕人,范初蕊尋到另一片天。

  *

  門鈴響,靈涓從電腦桌前躍起,沖到門邊,嘴里直嚷:“餓死、我快餓死了,謝天謝地,殊云總算回來。”她一路跑,沒忘記對另一扇房門喊叫:“羽沛,快出來吃早餐,小雨滴、水水肯定餓壞了。”

  打開門,靈涓的視線在兩個狼狽女人身上游移,最后眼光定在初蕊身上,問:“你是殊云撿回來的新成員?”

  撿回來?初蕊答不來話,自卑迅速衍生,沒錯,她一直是只流浪貓犬。

  “別誤會,靈涓沒惡意,我們都是殊云‘撿’回來的女人,她到處撿人,她的愛心該受表揚。”從房里走出來的羽沛笑言。

  看著羽沛隆起的腹部,初蕊回頭望殊云一眼,殊云點頭,是的,那是她們的小雨滴和水水,她們共有的新生命。

  “沒錯,殊云應該當選十大青年楷模。”靈涓補上一句。

  “正式跟大家介紹,她是小雨滴和水水的正牌媽媽辛羽沛,她有很棒的聲音,如果去當歌星,保證唱片大賣。這是小雨滴滴的二娘楚靈涓,她是個作家,最近要出書了,我們都看好她。至于她……”殊云把初蕊往前一推。“她是范初蕊,很樂意當小寶貝的三娘,她說她喜歡插花,以后美化環境的工作全交給她。”

  “大家好,我會加油,為大家盡一份心。”初蕊靦腆笑開。

  “說得好,我們的確要彼此照顧。”靈涓、羽沛不介意她們衣服濕透,走上前,抱住對方。

  “我有個小問題。”

  “盡管問,我們家是沒有秘密的。”靈涓說。

  “為什么要替寶寶取兩個名字?”

  “我懷的是雙胞胎,男生叫小雨滴,女生叫水水。”羽沛回答。

  “我們剛聚在一起時,常翻起舊時記憶,甫聊開便哭得淅瀝嘩啦,寶寶是被我們的淚水澆大的,所以我們叫他小雨滴。

  羽沛懷孕滿四個月時,第一次做產檢,發現肚子里是龍鳳胎,男生仍叫小雨滴,女生為求一致,取名為水水。不管是水水或小雨滴,我們都發誓,我們的愛會像春日甘霖,滋潤他們的生命。”

  “算我一份。”初蕊說,蒼白的臉頰出現些許紅潤。

  “太好了,有初蕊加入,四比二,我們可以輪班照顧小雨滴和水水。對了,殊云,你的包子呢?”靈涓想起什么似地。

  “對不起。”她提提手上的塑膠袋,包子泡水,變成發糕。

  “沒關系啦,你們先把衣服換下來,感冒了可不好。”羽沛說。

  “家里有材料嗎?我做飯給你們吃,我的廚藝不錯。”初蕊急著貢獻能力。

  “真的嗎?太好了,輪到靈涓排班煮飯時,可不可以請你幫忙,我們實在不愿意再讓靈涓的廚藝荼毒了。”殊云笑說。

  “別輪班了吧,以后三餐都由我來打理。”

  “太好了,我只要負責打稿賺錢。”靈涓松口氣,要她做飯簡直是要她的命。

  “沒錯,賺錢是大事,以后寶寶們喝牛奶、念書都要花大錢,告訴各位一個好消息,我和廠商簽下合約,要為他們設計手工娃娃,收入還不錯,不過我還是想開一家手工藝品店。”殊云微笑。

  “嗯,我也拚命寫稿子,成為知名作家,等存夠了錢,送他們出國留學。”靈涓說。她們要把未完成的夢想讓孩子來實現。

  “如、如果有機會,我可以教插花或者開花店,我有拿到一些證書……應該派得上用場。”

  “天!你只說你喜歡插花,可沒告訴我,你拿到證書。”殊云笑說。

  “人家謙虛嘛,太棒了,等水水和小雨滴生下來,我們搖身一變,變成搶錢一族。”

  “對,搶錢,搶無數金錢。”

  羽沛感動極了,她哽咽說:“你們先去換衣服吧……”

  這天晚上,臺風剛過,小雨滴和水水出世,為著四個媽媽的期待,他們不怕人生險阻。

  三個月后,藝品花店開張,四個大老板,兩個小東家熱熱鬧鬧地迎接生命中的每個希望與可能。

  目錄 下一頁
快乐赛车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