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終結悲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終結悲戀 第1章(1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偌大的客廳里,父母兒子對坐,窗外飄進來的桂花香味縈繞鼻間。

  星期假日,依平時作息,三個兄弟不會留在家里,他們要忙的事情太多,沒時間和家人敘親情。不過,今天有特殊狀況,不能以平日作標準。

  蕭媽媽看看坐在沙發里的三個兒子,咳兩聲,清清喉嚨,堆起滿臉笑容說:

  “各位,有件事,我很想找大家商量,可你們忙得不得了,根本沒機會聚在一起討論,所以我和爸爸作了決定,希望大家能尊重我們的決定。”

  沒人回答她。因為依照他們對母親的了解,她就算有再嚇人的突然之舉,也不需要太驚訝。

  “你們知道的,從以前,我就很希望生個女兒,偏偏肚子不爭氣,怎么生都生不出女兒。”話到此,她哀怨地看兒子一眼。

  “老婆,別這么說,兒子很爭氣,每個都是臺大醫科的好學生,等他們畢業后,蕭家綜合醫院就要隆重開幕了。”

  蕭爸爸驕傲地望兒子一眼,開玩笑,又帥又高的天才兒子,可不是人人生得出來,要不是基因好,怎么可能接連生出三個優生寶寶?

  他是個成功商人,偶爾也會覺得兒子不肯繼承事業有些遺憾,但商人的狡獪形象總是沒救人的醫生好,所以,沒關系啦!聽說開醫院也可以賺不少錢。

  “我知道他們很好啊,可是性別不好。”蕭媽媽用豬進屠宰場前的悲凄眼光,向三個兒子逐一望去。

  “要我們去做變性手術嗎?”老么蕭叔秧斜眼睨向父母,冷冷拋出一句。

  他受不了母親的重女輕男,受不了她滿腦子的白雪公主,更受不了父親對母親的溺愛,簡直無法無天到極點。

  知道嗎?長得好看不是他的錯,唇紅齒白、清秀可人,不是他所意愿,真要尋出錯誤根源,絕對是父母遺傳基因不良,怎么可以因為這樣,就拿他女兒養?害他上了國小,還分不清楚正確性別。

  性格錯亂的孩子容易脾氣暴躁,這點可以在蕭叔秧身上全數見識到。

  “你們真的很希望生女兒的話,現代的醫學技術發達,也許可以試試看。”脾氣最溫和的老二蕭仲淵笑說。

  他比么弟多了幾分英氣,全身上下唯一教他不滿意的是那雙桃花眼。小時候不明白,為什么他不過眼光閃過,女人就像飛螢撲火。現在懂了,他沒去做眼部整型,反而充分地利用起自己的桃花運。

  “我和爸爸都老了,生小孩會被左鄰右舍笑死。”咬住嘴唇,她欲言又止。

  “媽,你希望我們怎么做,直接說。”嚴肅的大哥伯滄說。

  伯滄的五官有些剛硬,濃眉薄唇,很有些黑道兄弟的味道,學校里別說同學,就是教授也不敢惹他。

  聽說他不笑的時候,會嚇哭三歲小兒,雖然他的脾氣并不差。

  “是這樣的,你們爸爸公司里有一個專門負責清潔的太太最近去世。他們家好可憐哦,男主人在幾年前的車禍中喪生,現在連女主人也棄世,留下一個孤苦伶仃的小女孩,你們說怎么辦?”

  故事起頭,媽媽看爸爸一眼,要他接話。

  但搶在前頭接話的,是老么叔秧。“叫她搬到孤兒院。”

  語畢,他拿起包包就要往外走,對于灰姑娘的故事,他不感興趣。

  “太可憐了,怎么說,她媽媽也是我們公司的員工,我們應該照顧人家。”媽媽手腳俐落,把叔秧拉回身邊坐下。

  重點話還沒出籠呢!

  “給她一筆錢,叫她好自為之。”大哥伯滄也打算結束話題,中午他約了教授吃飯。

  “坐好!事情沒討論完,誰都不準離開。伯滄,你的建議不合適,女孩還那么小,給她錢,自己不會運用,萬一讓黑心親戚搶走,怎么辦?我們不能這么沒良心。

  尤其是你們,將來都是要當醫生的人,要有人溺己溺、人饑己饑的救世精神嘛!仲淵,你的心地最好,你說,我們應該怎么對待小女孩?”

  仲淵無奈,父母親分明設定好做法,偏要他出口當壞人。

  看一眼兄弟,認命了,反正今天沒討論出父母要的結論,誰都別想離開。

  “我們把她接回家好了,媽有一間擺滿娃娃的童話房間,正愁沒人肯搬進去住。”

  夠合作吧?聳聳肩,仲淵了解,反正到最后,爸媽說的話是絕對圣旨。

  “太棒的建議,我就知道仲淵最有同情心,大家有沒有其他意見?沒異議的話,我們就收養她啰!”蕭媽媽向看兒子。

  “你們想怎么玩,隨便!”伯滄攤攤手,這種議題太無聊,拿來浪費他的人生簡直罪大惡極。

  “叔秧,你說呢?”

  “你們想收養誰都行,只要別叫我當爸爸,我沒意見。”不耐煩到極點,打開報紙,他尋找其他有建設性的事。

  蕭媽媽開心拍手,摟著蕭爸爸猛掉淚,多年心愿完成,她覺得人生出現新意義。

  “另外,我和媽媽談過,覺得不失為一個好辦法,提出來供大家作參考。”爸爸說。

  又是另一個要他們配合的“結論”!眼睛上翻,叔秧從沙發中間站起來。

  “你們想做什么,我們都無條件同意,只要肯讓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離開這里,我們樂意配合所有建議。”

  “真的嗎?”蕭媽媽訝異地看看么兒,最難講話的叔秧同意了呢!“伯滄、仲淵,你們也同意嗎?”

  “我沒意見。”老二仲淵笑笑,好看的桃花在春風中招展。

  “好。”大哥伯滄點頭,五秒鐘看手表十次。

  “既然這么爽快,大家抽簽吧!”蕭媽媽從桌子下面,拿出三根包了紅紙的筷子,催促大家。“快點、快點,先抽先贏哦。”

  在滿頭霧水中,伯滄先抽了簽,簽紙上寫著“哥哥”二字,老二仲淵抽到的是“丈夫”,而老么叔秧拿到“家庭教師”。

  “我來跟大家解釋。我們看過靈涓的照片,她的眼睛是眼睛,鼻子是鼻子,氣質好,脾氣好,而且漂亮到不行。”

  “如果她的眼睛是鼻子,鼻子是嘴巴,會更有看頭。”伯滄消遣。

  他畢業后想當整型醫師,若是有這么個高難度個案提供實驗,他將心懷感激。

  “說什么話,她又不是畸形兒!”

  睨老大一眼,媽媽繼續往下說:

  “靈涓實在太漂亮,我擔心,往后她住到家里,你們三個人同時愛上她的話,怎么辦?會不會弄到最后,兄弟鬩墻,互不往來?基于保險原則,我們決定讓你們抽簽。

  抽到哥哥的,只能用兄長的心思去愛護她,不可以做非份之想;抽到丈夫的,可以和她談戀愛,帶她出去郊游、培養兩人的默契,將來好順利組織家庭。

  叔秧,你抽到家庭教師,就該負起責任,好好督促靈涓的功課,幫助她考上醫學院,將來和仲淵夫唱婦隨,一家人和樂融融。”

  “媽,你會不會想太多?”老么叔秧丟給母親一個受不了的表情。

  “各位,沒我的事情,我先走。爸媽,你們放心,我一定會用兄長的身份,好好‘疼惜’新妹妹。”伯滄笑兩聲,走出客廳。

  他笑得蕭媽媽全身冒雞皮疙瘩,被他疼愛和被酷斯拉疼愛,不知道哪一種比較“疼”。

  “媽,我很忙,沒時間教她功課,我可以出錢,幫她請家教。”叔秧說。

  “不行,指導功課是家人應該做的事,你忘記,小時候,都是我耐心教你們功課的,要不是我的努力,你們怎么會有今日的成就?”

  叔秧受不了地吐大氣,那是幼稚園以前的事情了好不好,他們上國小,連加減法,媽媽都要拿電子計算機來幫忙,才能把功課“檢查”好。

  “要不然,我和你換,我當她的家教,你來當她的丈夫。”仲淵涼涼送出話。

  丈夫?才不!女人是全世界最麻煩的動物,他才不替自己找包袱。

  “我還是當她的家教好了。”叔秧用力吸氣,還沒見到新妹妹,他已決定同她誓不兩立。

  “我先把丑話說在前頭,將來我只娶醫生為妻,若她當不成醫生,你要負責回收。”笑笑,仲淵走出客廳。

  他沒把媽媽的天真看在眼里,因他太清楚,沒有人可以控制愛情,包括當事人自己。

  “二哥,哪有這回事啊!行,我跟你換,你當家庭教師,我當她丈夫,結婚三個月,我就和她離婚。”叔秧追在后面喊叫,他的長腿跑得不比仲淵慢。

  “你干嘛那么擔心,說不定新妹妹是個天才,根本不需要你花心思教導。”

  “萬一不是呢?”

  “就算她是中等資質,你難道不看好自己的能力?安心啦,把一切交給上帝,祂自有答案。”拍拍小弟肩膀,仲淵駕著跑車離開家。

  問題是,誰曉得上帝會不會給一個爛答案,叔秧右眼皮隱隱跳動,不安籠罩在胸口,悶悶的,像雷陣雨快來的午后。

  *

  “小涓,春水嬸跟你講的話,你要牢記。”

  春水嬸耳提面命,從搭上公車第一分鐘起,整整半個小時,她的嘴巴沒停過。

  窗外景色飛逝,這里是她沒到過的地區,兩旁矗立的別墅和電視里董事長的家很像,高級到讓人恐懼。

  “記住了。”靈涓點頭,大大的眼睛盯住車窗外街景,一瞬不瞬,她不確定自己能否在這種地方適應。

  “記得,早上五點起來做早餐,別麻煩蕭太太,人家看你勤奮認真,會對你更好一點。”

  “我盡力。”皺皺眉,她的心情忐忑。

  “要懂禮貌,嘴巴越甜越好,爸爸早、媽媽早、大哥早、二哥早、小哥哥早,小涓涓做好早餐,請大家用餐。”

  春水嬸一面裝出嬌甜柔嫩的聲音說話,一面九十度彎腰躬身,用“身教”指導即將寄人籬下的可憐孤女。

  旁邊的乘客和司機忍不住捂嘴悶笑,五十歲的“小涓涓”看起來有點惡心。

  “快啊、快學我的動作做一次。”她拉拉靈涓。

  靈涓為難,偷眼看旁邊的乘客,尷尬地撥開春水嬸的手肘。

  “我會啦,不用照做一次。”

  “你們年輕人哦,不會做人、不懂禮貌,連基礎的家事都不會做,草莓族就是在說你啦!真不曉得阿桂怎么放得下手,她這一走,看你以后怎么辦?”她嘆氣。

  沒錯,五歲時,家里發生火災,從此,媽媽不讓她靠近廚房;算命先生說她有水厄,媽媽不讓她近水,連家事都不讓她碰,若不是人類尚未發明干洗機,說不定媽媽會買一臺讓她“洗澡”。

  媽媽的過度恐慌造就出她的無能,喪禮期間,春水嬸為訓練她成為合格“童養媳”,結果是——損失一臺洗衣機、一臺瓦斯爐和半間廚房。

  “春水嬸……”靈涓想請春水嬸降低嗓門,可她自顧自說得正順。

  “你們家窮歸窮,好歹你媽也是拿你當千金小姐養大的,現在把你送去當人家的童養媳,往后的日子要怎么過下去?”

  “是當養女不是童養媳。”靈涓提醒。

  “一定是童養媳啦!不然那種富貴人家,有個私生子來分家產都怕死了,怎可能領養外姓女兒回家?

  我猜,他們的兒子當中,一定有個殘障或白癡,想假借領養名義,把你娶進門,反正你年紀小又不懂得拒絕,很好騙。

  春水嬸小時候,也碰過這種事,要不是我寧死不屈,逃出來……”說起童時悲慘命運,春水嬸更停不下來。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快乐赛车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