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終結悲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終結悲戀 第2章(1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活在世上的第十五個年頭,楚靈涓總算了解何謂功課壓力。

  趁叔秧檢查考卷時,她悄悄端起茶杯,輕啜一口花茶。

  桌面上,滿滿的,全是“媽媽”為她準備的愛心零食,不管是草莓餅干、雪莓娘還是草莓蛋糕,看起來都好吃得要命,可是……她沒膽子伸手去拿,因為,小哥的臉比短吻鱷更兇猛。

  好奇怪哦,分明是長得比女人好看的男人,為什么會跑出鱷魚臉?

  分明眼睛修長得好溫柔,為什么眼神凌厲得像刀片?

  分明是唇紅齒白教人心醉的嘴唇,為什么吐出來的話,每句都惡毒得教人想撞墻?

  他是全世界最矛盾的男人。

  靈涓覺得叔秧矛盾,叔秧也覺得靈涓矛盾得不像話。

  那一臉的聰明相,要是閉口安靜,誰不認為她是精明能干的女生?

  兩顆清亮有神的眼珠子,任誰來看,都看得出她有腦袋,偏她就是一只人頭豬腦的怪物,你能叫他怎么辦?

  不過替她上課三天,叔秧想跳樓的欲望節節攀升,她的笨可以頒發證書,證明她是世界之最!

  靜悄悄地,叔秧的房間里,寒流回蕩,不是寒冷的十二月天,卻凍得她手腳顫抖頻仍。

  “這是你寫的考卷?”尾聲微揚,叔秧的眼睛倏地瞠大。

  隨著他的眼光射來,靈涓正襟危坐,眼觀鼻、鼻觀心,觀自在菩薩在她心底散播光芒。

  “上面……上面寫了我的名字。”

  不要罵我、不要罵我,腦漿品質不良不是我的錯,靈涓在心中默默向菩薩祈求。

  “請告訴我,為什么成吉思汗會和亞歷山大碰面?”他很忍耐,花時間教白癡念書,倒不如教她做餅干,開一家喜憨兒糕餅屋,還比較光明希望。

  “因為……因為他們一個西征、一個東征……征到最后……”她實在掰不出兩個更有名的人物,好歹這兩人都上過電視節目。

  “就碰在一起了?”

  “是啊、是啊,我就是這個意思。”奸高興哦,終于有人了解她的心意。

  “亞歷山大死的時候,成吉思汗還沒有出生,請問成吉思汗看到的是誰?”忍氣。吞聲。他憋下今晚的第十口氣。

  “是亞歷山大的……鬼魂……”她再掰不出其他答案。

  “對,我教的也是楚靈涓的鬼魂!”

  他怒叱一聲,嚇得她縮脖子,不敢回話。

  翻開國文考卷,他又想尖叫,教她功課,早晚他會歇斯底里。

  “你覺得周敦頤是什么先生?”

  “周先生?”總不會是林先生、王先生或李先生吧?雖然她對自己的答案有十足十信心,但叔秧口氣兇狠,讓她不確定起來。

  “周先生、周先生,你居然說他叫周先生,你是豬腦袋嗎?你不曉得他別號濂溪先生?是你上課在混,還是你的老師缺乏職業道德!”

  他越吼越大聲,靈涓越縮越小只,他再用力叫一陣,她將變成浮游生物。

  “對不起,下次我會記得周先生的別號。”手中的花茶滴了她滿裙子,她不敢動手處理。

  “最好記得,下次再讓我看到這種爛答案,我絕對把你吊起來拷打。”

  說著,他把考卷攤在她面前。“這邊為什么空著,六書那么簡單,為什么不寫。”

  “我、我……來不及寫,就下課了。”她很想老實說,她根本想不出來六書是哪六本書,可是他的表情是撒旦級恐怖,她哪敢說老實話,所以只好、只好……自衛性說謊。

  “來不及是嗎?好,現在寫。”他把筆丟在靈涓面前。

  她顫巍巍拿起筆,看著他的臉,半個字都寫不出來。

  “為什么不寫?”

  “我、我……小哥……可不可以,請你別過頭。”

  她說得很小聲,但他聽見了,怒瞪她一眼,他別過頭,拿起杯子,吃起母親準備的點心。

  受不了,這個也粉紅、那個也粉紅,一大堆粉紅色,好思心。挑半天,他挑不出能吃的東西,只好猛喝兩杯花茶消消氣。

  五分鐘后,他回頭看靈涓的答案,不看還好,一看茶全從口中噴射出來。

  “你的六書居然是紅樓夢、水滸傳、西游記、史記、漢書……楚靈涓,你的頭腦到底是什么東西做的!”

  “不是這六本嗎?不然……是、是……”

  “是什么?”他大吼一聲,跟著,拳頭重力襲向桌面,桌上的餅干甜點全往上彈跳三公分,靈涓的心也跟著跳躍。

  半瞇眼,怎么辦?怎么辦?還有比那六本更紅的書嗎?

  “總不會是……”她的聲音和蚊子一樣大小。

  “是什么?限你五秒鐘說出來!”

  “鹿鼎記、射雕英雄傳、神雕俠侶、天龍八部、碧血劍、笑傲江湖。”隨著叔秧的眼睛緊瞇、瞳孔放大,靈涓的聲音從蚊蚋轉變成蝴蝶。

  “你的腦漿到底是用什么組成的?!”若不是怕失手掐死她,他一定會用十指緊扣她的細脖子,讓她下世再為人,總好過今生無望,活著也是白活。

  “微血管、血管、腦漿、蛋白質之類的東西吧!”

  “哈哈!原來你的強項是生物。”叔秧神精錯亂了,無語問蒼天吶。受刺激,一不小心,譬中凰、四肢不靈。

  “六書是象形、形聲、指事、會意和轉注、假借,這是最簡單的東西,有背就有分數,你居然連讀都沒讀。既然不想讀書,干嘛浪費國家資源……”他的叨念不止歇,他需要用吼叫消除心中瘴氣。

  “小哥,明天我們老師要考數學,可不可以先復習數學?”她把六書拋到腦后,急著轉移叔秧的注意力。

  用力吸氣、用力吐氣,幾個回合后,好不容易收拾起獸性,恢復些許人情。

  他把花茶一口暍盡,喝完自己的再喝掉靈涓的,沒辦法,胸火太大,需要大量液體澆熄。

  “說,數學哪里不會?”

  “這里……呃……是這里……”

  她把一本參考書從頭翻到尾,再從尾翻到頭,翻來翻去,她覺得每個章節都不清楚。

  奇怪,正負數呢?她在那個單元被學校老師稱贊過,怎么會突然不見了?

  “你到底是哪里不會?!”

  伴隨著叫聲,桌上的手工餅干二度向上跳躍,這次比上次整整高出兩公分。

  不錯,以這種方式加以訓練,半個月后,這些餅干可以去參加奧林匹克跳高比賽。

  “我可不可以說,我哪里會?”

  “意思是不會的比會的多?”他的眼神銳利,這種眼光拿來瞪她太浪費,用來消滅蟑螂比較有正面價值。

  “小哥,你好聰明,難怪可以考上臺大醫學院,那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,如果我有你一半聰明,就不會被功課搞得一個頭兩個大……”極盡巴結之能事,她猛拍手、猛微笑、猛點頭,用崇拜天神那種態度崇拜她的小哥。

  “閉嘴,你有時間說廢話,不會多算幾題數學?”

  “是。”

  拿起紙筆,她很用力地翻開因式分解,很用力地把題目抄在計算紙上,很用力地……沒啦!接下來的部分,她使不上力了。

  “因式分解很難對不對?”皮笑肉不笑,他隨便瞄她兩眼,就曉得她的麻煩大了。

  “是。”

  他把課本打開,不屑地瞄她一眼,問:“什么叫做一元一次方程式?”

  “就x+y=5之類的?”

  “我說一元。”他用力強調一元。

  “哦,你的意思是說x+Y=1元?”她在一后面接上元,以便對他給的“元”作出交代。

  青筋暴張,他忍耐又忍耐,皮笑肉不笑的結果是面目猙獰。

  “x是一元,y也是一元,有x有y的式子請問有幾元?”

  答案很簡單、很簡單,就是二元,再白癡的人都能數出,一元加一元等于二元,有x有y的式子叫做二元方程式。

  偏偏這么簡單的東西,還是讓靈涓歪著頭想半天。

  當叔秧的四指在桌面上敲擊的節奏,從慢板轉為中板,再變成快板時,她鼓起勇氣說話。

  “小哥,你可能弄錯,我們老師解過這種題目,雖然解的過程我忘記,但是我確定,老師用xy解出過幾百幾千元的答案,絕對不是你說的,只有兩元。”

  為佐證自己的話,她還特地翻參考書,找出類似題目。

  “有了,小哥你看,這題的答案是五百三十七元。”

  呵,呵呵……表情呆滯,眼神渙散,他居然居然把自己的寶貴生命,浪費在智障身上。

  靜默,五分鐘,然后夏雷劈到她頭上——

  “楚靈涓!”

  天地為之震撼,山崩地裂。

  *

  客廳里,桌上滿滿的一盤六色水果。

  仲淵正在對父親解釋高血壓形成的原理,爸爸聽得津津有味,媽媽還認真地計畫起低油低脂飲食。當全家沉浸在和樂溫馨的氣氛里時,一聲震天響的“楚靈涓”打斷他們的交談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爸爸納悶。

  “叔秧崩潰了。”

  伯滄嚴肅的臉、嚴肅的語氣,半點聽不出玩笑成分。雖然他是在開玩笑,雖然他很想街上樓看好戲,雖然他希望親自將小弟送進精神病院里,但他的表情仍然嚴肅得可以。

  “為什么他會崩潰?”

  爸爸應酬太多,難得在家,他了解小兒子脾氣不佳,倒也沒聽見他對誰大吼大叫過。

  “我們家的白雪公主把他惹火。”仲淵涼涼說話。以靈涓的程度看來,叔秧回收她的機率,比自己娶她的機率高出,嗯……大約一百二十倍。

  “靈涓很乖啊,又懂事又聽話,她怎么會把叔秧惹火?”爸爸還是滿頭霧水。

  “不是靈涓的問題,是叔秧缺乏耐性啦!哪有老師教學生動不動就用吼叫的,要是我讓他數,我也會嚇得什么都記不起來。”媽媽絕對是站在白雪公主那邊的。

  “不對,叔秧再缺乏耐性,也沒道理氣成這樣。”爸爸疼兒子,天經地義。

  “靈涓沒錯、叔秧也沒錯。”老二仲淵笑說。

  仲淵一笑,桃花舞春風,連當媽的都看傻了眼。

  這種眼神太具殺傷力,千萬別出門害人去,要害……就害自己家的小靈涓好了,才十五歲呢,就一身窈窕美麗,再給她幾年長大空間,還怕選不上中國小姐?

  光想到可以把這么漂亮聽話的“女兒”,永遠留在身邊,媽媽快樂得想飛上天。

  “他們都沒錯,錯的是誰?”

  “上帝。”伯滄接話,和老二互視一眼。

  沒錯,是上帝的錯,誰叫祂讓叔秧抽中家庭教師,這叫做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、勞其筋骨、空乏其身。

  “仲淵,拜托你上去救救靈涓,她不知道被叔秧罵成什么樣子了。”媽媽向老二投去求救訊號。

  “不要,我昨天才被小弟吼出門,他說我司馬昭之心、其心可誅,說我故意浪費他們的授課時間,不讓靈涓考上好學校。”

  靈涓快學測了,密集訓練有其必要,尤其叔秧篤信要念好大學,首要是考上好高中,這一關,他非逼靈涓跳過去不可。

  “那……伯滄,你是大哥,叔秧向來尊重你。”

  “在這件事情上,他絕對不會尊重我。”大哥笑笑。

  他很明白,痛恨女人的小弟,怎可能冒著回收靈涓的危險,讓她考不上醫學院?他是打死都要把靈涓塞給仲淵的。

  “靈涓太可憐了啦!她來我們家里被三個哥哥虐待,傳出去,肯定會登上報紙頭條,左右鄰居會傳謠言說我們是偽善之家。”

  她一下子拉拉大兒子的手,一下子又轉頭去拉二兒子,確定自己說不動他們時,只好回頭求助老公。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快乐赛车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