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終結悲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終結悲戀 第4章(2)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  “有本事……”

  “有本事你就給我掉到第二名,我一定把你從樓上丟下去。”靈涓接口他的話。

  恐嚇聽多了,人會變得油條,有一句臺灣俗語說得好,“有雜念婆婆,媳婦就蠻皮”,多年訓練,她的皮越來越厚,厚得子彈打不穿。

  把奶油一層層刮下來,含進口里,哦……人間美味……

  她吃蛋糕很沒家教,總是把好吃的裝飾水果吃光光,再把外層奶油吞掉,里面的布丁、水果餡吃光,最后留下黃黃的蛋糕肉給大家分享。

  “小哥,放心啦,我沒本事掉到第二名。”

  搶過她手上的刀子,他替自己切一片干瘡百孔的蛋糕。

  “知道就好。”

  “小哥,我們班的女生都很喜歡你,大家都說要考上臺大醫學院,當你的學妹。”

  “有空管人家,何不花時間管管自己?”

  “我……”依目前情況,她考上的機率蠻大,只是……只是,她不想當醫生、不想當二哥的童養媳,“小哥,當醫生有什么好?”

  “當醫生有什么不好?”他反問。

  “天天面對生離死別,很辛苦。”

  “做人本來就辛苦,不想辛苦的話,很簡單,去臺北橋下當游民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當游民輕松?你又不是他們,說不定他們也有不為人知的痛苦。”

  “你那么愛爭辯,去當律師好了。”叔秧把手中蛋糕解決掉。

  “可以嗎?小哥,我可以當律師?”喜出望外,雙眼蹦出光芒,她緊盯叔秧。

  “不可以!”別過頭,他不理她。

  噢,喪氣,原來還是不可以,當然不可以,他多害怕回收這件事情……

  擔心什么呢,大不了她一輩子不嫁,癟癟嘴,難受,卡在胸口的苦澀,逐漸擴大中。“小哥。”

  他沒應她。

  “再問最后一個問題,行不?”靈涓拉拉他的衣角。

  他還是沒理她。

  靈涓放下蛋糕,拐到他面前。“小哥,你真的比較喜歡男生嗎?”

  他的回答是飄她一眼,很冷,冷得會結冰珠的溫度。“你聽大哥說的?”

  “嗯,大哥說你不喜歡女生。”

  “他說我是德州電鋸殺人魔,你信不信?”

  “不信,你又沒去過德州,如果他說你是臺灣電鋸殺人魔的話……”

  “你就信了?”

  “大概會相信。”她點頭。

  “楚靈涓!”他暴吼一聲。

  她笑出滿面笑顏,拐著她的傷肢,跑離危險范圍。

  她的笑,很甜,淺淺的兩個小梨窩銜在嘴邊,彎彎眉,大大的眼睛彎成半圓,清脆響亮的笑聲散播在偌大的客廳中間。

  她是怪物,被他兇了四年,沒被兇成小媳婦性情,反而兇出滿滿—張笑臉。

  不自覺地,笑侵染他嘴邊,不自主地,眉毛彎出弧線,鱷魚不張揚利牙,看起來有幾分可親。

  靈涓走回他身邊,輕輕地,自他身后環住他的腰,輕輕地,嘆氣。

  “小哥,倘若哪天你想談戀愛了,一定要找個很棒的小嫂才行。”

  既然他不想愛她,那么就祝他幸福,祝他找到真心喜歡的女性,雖說這種祝福苦人心。

  “什么叫做很棒?”

  “不會虐待小姑的嫂嫂。”

  “你不要虐待別人就好了。”

  自身后傳來的溫暖圈住他的腰身、他的心情,叔秧低頭,手心覆上她的手背,這個靈涓……他該怎么為她定位?

  “我會喜歡你愛的人,就算我對她有成見,也會放下偏見。因為你是我最愛最愛的小哥。”

  什么意思?叔秧怔愣,意思是她愛他……不對,她喜歡的人是二哥。搖頭,叔秧搖開多余心思,認真當她的小哥。

  接下來的日子,他是她的人肉輪椅,他接她上下課,他將她抱進抱出,連上廁所睡覺,他都就近照顧。

  他對她好,好到不像短吻鱷對食物,也許不是刻意,但他的溫柔寶實在在童叟無欺,于是,她利用起受傷,對他的體貼溫柔,細細品味。

  *

  “你說的是真的嗎?叔秧真的跟他們系上的才女去看電影?”媽媽身子繞過大半個餐桌,興奮地抓住伯滄的手問。

  “我是這樣聽說的沒錯。”餐廳里,爸爸和叔秧不在,伯滄、仲淵和母親、靈涓面對面坐著。

  “告訴我,那個女生長得怎樣,有沒有像我們家靈涓那么漂亮?”

  媽媽很興奮,從小到大,二哥的愛慕者一大堆,就是嚴肅得嚇人的大哥,也有人青睞,怎么反而帥到不行的小兒子,乏人問津?難道他真像伯滄猜的,是個同性戀?

  這種事,當父母親的多么難為情,兒子沒表態,作父母的哪能挑明說?所以事情擱著擱著,日復一日擔心。

  “靈涓太稚氣,人家有成熟美,身高一百七十公分,身材標準得可以參選世界小姐,琴棋書畫樣樣通,加上功課一等一,在學校和小弟旗鼓相當,當然可以激起火花。”大哥伯滄滔滔不絕。

  她有那么漂亮啊……輕咬下唇,靈涓的筷子在米飯中挑挑撥撥,大哥的話,一字一句敲上心頭。

  那么好的女生,配小哥最適合不過,要是有機會見面,她應該、應該……無預警地,淚水滑落碗底,嘗到咸味,靈涓猛然驚醒。

  該死,你在做什么?眨眨眼睛,她用力把淚水眨回去。

  “你想,老么什么時候會把她帶回家?”媽媽的聲音打斷靈涓的想像。

  “這件事請大家不要過問,小弟的個性別扭,最恨別人猜中他的心事,你今天一說,他明天馬上去和對方斷交。”仲淵說。

  “有道理,我們就假裝啥事都不知道,不過,大哥、二哥,你們在學校聽到任何風吹草動,要馬上回來告訴我和靈涓哦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我吃飽,大家慢用。”拿起旁邊的原裝書,大哥揮揮手,離開飯廳。

  大哥離開,媽媽尚不打算結束話題。“真好,我擔心他那么多年,現在知道他喜歡女生,一顆心總算可以放下來。靈涓,你說我們辦個宴會請那個女生好不好?”

  “啊……好……”突然被叫喚,靈涓有一絲慌張。

  “媽,不是才說別聲張嗎?”仲淵提醒母親。

  “對、對、對,我興奮過頭了。等老么自己跟我們宣布,我們才邀請對方,到時,我要給她奸印象,讓她知道我絕對是個好婆婆,嫁到我們家很幸福的,靈涓,你說是不是?”

  “是。”她笑笑,有兩分勉強。

  “啊,我要打電話去跟爸爸講這個好消息,老二老么的問題解決了,現在剩下老大……”她站起身,一路往書房走去,口里兀自喃喃自語。

  “真是的,不過看場電影,要是一起看電影就算男女朋友,我的女朋友就可以從北極排到南極洲……靈涓,你不舒服?”仲淵發現靈涓臉色不對。

  “沒事,我只是、只是有點擔心大學聯考。”她說假話。

  態度假、口氣假,只有掛眼角末蒸發的淚水是真實的,仲淵笑笑,他猜出靈涓的癥結點,但不想戳破。“你的功課不錯,不需要太擔心吧!”

  “小哥希望我考醫學院,可我不想當醫生。”

  “你想念什么?”

  “我想念中文,希望將來能當專業作家。”

  “你從沒跟大家說過你的愿望。”

  “對。”

  “為什么?”

  “小哥會生氣,他那么辛勤,我卻不長進。”

  “你居然是怕他生氣,而不是怕我失望?別忘記,你是為了我,同意朝醫學院目標邁進。”他揶揄。

  “當時我還小,不太了解志向這種東西,二哥,我很抱歉。”

  “好,我們把事情挑明說。你知道為什么叔秧非要你考上醫學院?”

  “大哥告訴過我。”靈涓點頭。

  “放棄醫學院,代表你放棄我這個超級優秀好老公,了解?”

  “了解,二哥很優秀,放棄真的很可惜,可是念醫學院對我……”

  “我懂,那是一輩子的工作,在事業比婚姻重要的時代,的確要在事業上面花更多腦筋。”接口靈涓的謊言,他從不是強勢男人,不會逼她訴說心情——在她沒有整理想清之前。

  “我不會讓小哥回收我,也不麻煩大哥或二哥。”

  “這些話,你對叔秧說過?”

  “沒有。”

  “為什么不說?”

  “小哥肯定會罵我有空搞風花雪月,怎不多背兩課地理。”

  “沒錯,那是他的直覺反應。靈涓,高中三年,有沒有人追求你?”

  “沒有。”

  “你長得很漂亮。”

  “漂亮就要交男朋友嗎?高中不是談愛情的好時光,念書才重要。”

  “你吃了叔秧的口水。”攬過她的肩膀,他猜,靈涓對情愛尚且懵懂,她分不清對叔秧的感覺,是愛情或手足親情。

  的確,她是懵懂的,她不曉得自己為什么聽到小哥有女朋友,傷心得想哭,不確定為什么聽說小哥是同性戀,痛苦會哽在喉問,她只是不舒服又不舒服,卻不曉得不舒服的出處。

  “小哥是對的。”她從不背叛叔秧。

  “好吧,我教你一個好方法,你可以不必上醫學院。”

  “什么方法?”

  “把生物理化考差。”

  “那小哥……”

  “叔秧的事我幫不了你,你總不能希望順叔秧的心意,又能念自己喜歡的科系吧!”揉揉她的頭發,他把她摟進懷問,這種擁抱不帶欲望,有的只是哥哥對妹妹的親昵。

  “如果小哥氣壞……”雙手扭絞,她不安。

  “放心,我和大哥都學醫,他氣壞,自然有人醫。”他笑開,不把靈涓的擔心當一回事。

  “這樣做,真的沒問題?”

  “沒問題的,只不過我們今天的交談,半句都不能泄露出去。”仲淵鄭重叮嚀。

  “為什么?”

  “我不想被媽媽追殺,媽媽篤定心意,要一輩子把你留在家里,絕不讓你這桶肥水流到別人家田地。要是她知道我們的私下協議,姑且不說叔秧,媽媽那里,你就過不去。”

  “嗯,不說出去。”她伸出小拇指,和仲淵打勾勾。

  “一言為定。哈!我迫不及待想欣賞叔秧的憤怒表情,看他從自信滿滿,到冷水當頭澆下的狼狽,呵、呵呵。”大笑三聲,好戲正進入高潮!

  “二哥,你很糟糕,你會害我有罪惡感。”忍不住,她被仲淵勾引,笑出聲。

  “關你什么事,你有權決定自己人生。到時,他氣得嘴唇翻到下巴,兩顆眼珠子朝外翻,像剛被釣出水面的深海魚。有趣極了……”

  仲淵笑,靈涓也笑,他大笑,她跟著捧腹,就這樣,她笑癱在他懷問。

  叔秧進門,看見沙發里面笑成一團的兩個人,寒起臉,站到他們前面。

  “小哥。”乍見他,靈涓斂起笑,像看到總統似地,起立站好。

  “書念完了?”他望一眼兩人的親昵,說不出的滋味在胸口處翻攪。

  “我剛吃飽飯。”

  “上樓。”他直覺拉開靈涓和二哥的零空間。

  拋下兩個字,叔秧轉身往樓梯方向走去,她乖乖跟在身后,臨去前,對仲淵做一個勝利的手勢,仲淵則還給她一個加油動作。

  沖上前,拉住他的手,靈涓將自己的手擠進他手心。“小哥,今天我數學考一百分,老師說這張考卷的題目很難,可哪里難啊?比小哥出的題目簡單得多……”

  她討好他,想把他壞掉的表情圓回來,仲淵不曉得靈涓有沒有成功,但他聽見,叔秧的腳步聲隨著靈涓的聲音,緩和下來。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
快乐赛车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