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終結暗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終結暗戀 第8章(2)
上一頁 目錄  
  藝品花店開張了,五十余坪的店面內,三十坪擺鮮花、冷凍柜和工作臺,十坪規畫成娃娃屋,擺滿殊云親手縫制的小娃娃,后頭還隔出十坪大小空間,給小雨滴和水水玩耍休息。

  四個小媽媽忙進忙出,初蕊的插花證書不是假的,開張不到兩個月,門庭若市,加上圣誕節到了,殊云的手工娃娃大賣。

  靈涓的網路行銷奏效,接下不少公司Party訂單,而羽沛柔軟的聲音是最佳銷售員,成功經驗讓四個沒賺過錢的女人感動到極點。

  圣誕節前夕,她們從早忙到午后,根本沒時間吃午餐。

  靈涓和初蕊駕著新購的小貨車出門送花,接下來還要轉往三個會場做布置,這下子,晚餐恐怕也得省下來。

  羽沛留在店里包扎花束,大家都讓初蕊訓練得很有些手藝了,至于殊云,從早到晚裝禮盒、包裝,預先縫制好的近百個娃娃,幾乎銷售一空。

  “殊云,水水在哭,我進去一下。”羽沛說。

  “好,我可以應付。”

  接手花束,殊云把編打好的粉紫色法國結綁到花束上。

  “我真希望喂他們安眠藥。”捶捶肩膀,羽沛無奈。

  “那可不行,把他們喂笨了,將來怎么念博士?”收下錢,她接手下一個客人挑選好的鮮花。

  羽沛進屋,又有幾個客人上門,她沒時間抬頭,把所有的專注全放在花束上面。

  “添兩枝天鵝絨好嗎?會更浪漫哦!”殊云建議。

  “天鵝絨很貴嗎?”

  抬眼,顧客是個大學生模樣的男生。“不用錢啦,我送你,卡片在那邊,你自己挑選。”

  殊云笑笑,要讓靈涓知道了,又嫌她這個千金大小姐不懂得做生意。

  黃褐色花束系上金色絲帶,年輕男生把卡片送到她手上,殊云為他把卡片插好,笑逐顏開。

  是一份初成愛情嗎?男孩的期盼、女孩的心,多么美麗……曾經,她擁過這樣一份心情與期待,曾經她陶醉在自以為是的愛情里面,幸福愉快……



  圣誕節對劭飏而言,是個痛苦節日,他在圣誕節失去天使,他恨她,所以天使揮動羽翼飛向遙遠天國,連他親手為她做的圣誕樹也不肯要了。

  天才暗下,滿街霓虹燈閃爍,百貨公司里不時傳出輕快的圣誕歌曲。那年湖邊,天使清亮的嗓音唱著同樣的歌兒,叮叮當、叮叮當,鈴聲多響亮……

  不自覺地,走在大馬路上的劭飏唱起圣誕歌,是殊云愛唱的那一首。櫥窗里,琳瑯滿目的禮品包裝精美,引誘人們的購買欲,他沒有欲望,因為,他有了滿滿一抽屜的禮物。

  劭飏娃娃、毛衣、背心……全是天使親手織的,那些年,害怕看見它們,生怕自己看了更添仇恨,于是牢牢鎖進柜底,今年,他把它們翻出來,擺在最顯目的地方,一有機會,就穿上它們、披上它們,再不,就望著它們喃喃低語。

  為什么做這些,是為了贖罪嗎?還是為了弭平遺憾,遺憾自己錯失天使的愛情?

  不知道,他單純地想這么做,單純地想把殊云的心意披掛在身上,單純地想在大馬路上晃晃。也許,今年她被派了新任務,她將陪圣誕老人駕雪橇到世界各地分送禮物,那么,當她在臺北上空停駐時,說不定會看見他,看見他穿著她親手織的毛衣,站在接頭品嘗寂寞。

  很無聊的想法,快三十歲男人了,沒有道理幼稚,他畢竟不是十七歲的少女。

  翻出劭飏娃娃的那個下午,他看了又看,撫過它的手、它的頭,他撫觸娃娃每一個部分,想像著殊云坐在看得見自己的地方,垂頭細細縫合,想像著她忙碌的雙手下,心情如何?

  她是快樂的嗎?或者憂心忡忡?

  她任性地在最后一段生命加入他,卻又懊悔自己的任性帶給他傷害,寧可編織謊言,教他憎恨卻不至心碎。是怎樣的玲瓏心,怎樣的愛情,讓未成年少女執意堅定?

  她的確是月月口中的天使,也許真是月月派她來告訴自己,要幸福。

  和子健安妮談過的下午,他駕車飛往小木屋,手制圣誕樹還在,只是綠意不再盎然。他沒釣魚,因為想起為魚請命的殊云,他成日漫步在樹林里,與世隔絕,不同章伯伯交談,不走出有人的世界,他細細回味自己的人生。

  真相帶給他的沖擊不比月月的死亡少,只是近三十歲的男人應付失意,比十九歲的大男生容易,他沒有掉淚、沒有嚎啕大哭,從外表看來,和平日沒有差別,但,他心知肚明,不一樣了,再也不會一樣了。

  回到臺北,劭飏封閉心情,決定遵照月月和殊云的心愿,也許不再擁有幸福,但他要平安;也許很難再快樂,但他要順利,要月月、殊云在天上不為自己憂慮,也許找個女人結婚、也許生一堆孩子,完成人類一生該完成的事情。

  隨便了,反正是隨便,他已經無所謂,誰說沒有愛情,生命不能繼續。

  告別歌壇演唱會將在元旦舉行,演唱會結束后,他將離開臺灣,前往美國定居,在那里用一個商人的身分過日子,他相信自己會很忙,忙得沒時間追憶往昔。

  是的,平靜無波,他的心再掀不了波瀾,人生?不過爾爾。

  臺北街頭所有燈都亮起來了,輝煌燦爛的平安夜展開,處處笙歌,處處熱鬧,戀人的心在今夜交織出美麗樂曲。

  突地,他停下腳步,吸引他目光的是櫥窗里的“劭飏娃娃”,他有一個一模一樣的,就坐在床鋪上頭。

  為什么這里有劭飏娃娃?為什么是同樣的款式、同樣的衣服?春水被攪和,心情難平定。

  下意識地,劭飏用力推開玻璃門,當他看到工作臺前的殊云時,震撼得無法移動雙腳。

  是她,真的是她!他看得清楚分明,不會有半點差錯。她居然沒死?她得到奇跡?她熬過六十天、熬過兩成機率?

  天!他生病了,他得了急性心臟病,強烈的心律不整,呼吸不順,壓住他胸口的不是大石塊,而是數不清的激情感動。

  她笑容依然停留在十七歲,甜得漬人心,她的動作依然溫柔斯文,像個標準的大家閨秀。她還是好慷慨,四處送人東西,她仍然美麗,美得耀人心情。

  才一眼,他的思念熾烈,他想沖上前,狠狠抱住她,確定她不是一抹幽靈,不是上帝派來的天使,翻過身,便飛離他的生命。

  他想擁她在懷中,告訴她,是了是了,他愛她,那是五年前來不及承認的事實,他想親口對她說,對不起,你從來不是月月的影子,我很清楚。

  但……千萬別嚇著她,也許她的斬心臟沒那么好用,也許她一樣比常人需要更多的照顧和小心。

  緩和點,她是那么容易受驚害怕的女人,忘記了嗎?坐上他的摩托車,她兩只小手臂總是死命圈緊自己。

  別駭著她,沉穩些,盡管你想說的話有無數多;別駭著她,給她微笑,給她陽光,慢慢把她拉回你的生命里:記牢,別對她粗魯了,愛她需要更多的小心翼翼。

  十分鐘,他整整站在門口十分鐘,用十分鐘來整理情緒夠不夠?當然不夠,能的話,最好給他一整天,可是好抱歉,他的耐性不足,他想擁她、抱她、親她,告訴她,恭喜恭喜,恭喜你再度得到首肯,進入我的世界,而且這回,沒有任何期限。

  想說的話太多,他不確定自己該從哪里開口。

  于是,他走到櫥窗邊,取下劭飏娃娃走到工作臺邊,等待前面一個客人付完鈔票后,把娃娃送到殊云面前。

  “對不起,這是非賣品……”殊云笑著抬頭,看見劭飏同時,笑容僵在嘴邊。

  不準哭,不能哭,你忍耐了三個多月,在臺風夜一場大哭后,你向自己保證,再不為愛情傷心流淚。

  笑啊!陶殊云,你說只要他幸福,你便值得,你說他的快樂是你人生最大追求,求仁得仁,你應該喜悅快活。

  她在笑,甜得化不開的笑容,但淚水滑過鼻翼,串串燙上他的心。

  無能為力了,他沉穩不來、緩和不來,劭飏粗魯地將她擁入懷抱。

  她的體溫、她的心跳、她發間的香味,明明時隔五年,他卻熟悉地感覺,舊事只發生在昨天。

  “為什么不賣?”他在她頭頂上方問話。

  “因為……”她在他懷問回答。

  “因為他是你最愛的男人。”沒等殊云回話,他做主她的答案。

  “為什么說謊?”劭飏又問。

  “因為……”一團混亂,她的腦袋里裝滿漿糊,漿糊里面,劭飏的眼睛、劭飏的鼻子、劭飏的嘴巴,劭飏的劭飏,全部都是劭飏。

  劭飏再度搶答:“因為你想當開放性傷口,不愿做結不了痂的沉痾?笨蛋,你不知道我得了血癌嗎?這種病,不管是外傷內傷,都很危險。笨蛋,為什么手術成功,不回頭找我,讓我們五年……蹉跎……”

  他為什么統統都知道了呢?是蘇伯伯告訴他,是安妮姊說的,還是他的推理能力比人強?“因為……”

  “因為你要給我和安妮機會?笨蛋,我為什么要和子健的未婚妻有機會?她是她、我是我,你在安排別人的生活時,有沒有想過別人的意愿?”

  什么?安妮姊是子健哥哥的未婚妻?到底是哪里弄錯?“可是雜志上……”

  “你不知道什么叫作八卦嗎?沒有證據的事情叫作八卦,懂不?我沒有要和安妮做什么,她給不了我愛情,我允不了她幸福,我們是八竿子打不在一起的男女。”

  “對不起。”

  不給她說話空間,劭飏一句接一句講。

  “知不知你有多殘忍?起碼月月讓我在她身旁守候到最后一刻鐘,起碼她讓我不至于有太多悔恨苦痛。你呢?你躲我、你存心不讓我快意,你明知道那些話會傷人,卻還是要欺騙我,讓我違心說些荒謬言論。”他越說越大聲。

  “對不起。”

  “你說要我自在,可是你故意離開,叫我怎能自在?你要我快樂,但你不在,我找不到快樂泉源,你帶走所有資源條件,卻要求我做一大堆做不到的事情,豈不可笑。”

  意思是……她是他的快樂泉源?怎么會?她只是月月的影子,一個影子能為他帶來快樂?不對、不對,她應該好好厘清他真正的意思。

  “對不起。”她習慣道歉。

  松口氣,劭飏停下叨叨不休,把她推出懷間。

  他仔仔細細審視她,她的眉、她的眼、她的唇、她的鼻……一張簡單素凈的臉居然能帶給他那么多、那么多的感動。

  嘆氣……他的心從天空平安降落,她在他眼前、在他手心間,他有真實感覺。

  “我好喜歡你,陶殊云。”他輕語。

  什么?她幻聽了?他說喜歡陶殊云,不是說“月月的痕跡”讓他好喜歡?是嗎?他真的喜歡她,他眼角的濕潤是貨真價實的,并非虛偽?

  “你在哄我,因為你曉得我生病。”殊云試著找到合理解釋,否決他的“喜歡”。

  “我不哄人,不管男人或女人。月月是我生命的一部分,我愛她,天長地久,但這不與愛你相違背,我喜歡你,也許再多一點努力,我會愛上你。我不知道成功機率有多大,說不定只有六成,請問,這樣的谷劭刮,值不值得你再次付出感情?”

  他要她付出感情,爭取六成的成功率?這意味,他愿意試著接受她的心?真的是這樣嗎?在她以為希望破滅時,希望再生?亂了、昏了,是不是她從早上到現在沒吃東西導致血糖降低?可……血糖降低會不會出現幻聽幻覺?

  仰頭,多看劭飏幾眼,她想確定自己不是罹患幻想癥。

  “為什么不說話?”她發傻的表情又恢復十七歲模樣,同樣的單純,同樣的傻氣,同樣的教人忍不住愛憐。

  “其實,你不必擔心我,我的病好了,不管有沒有愛情,我都可以活下去。”

  “我說一大篇話不是為了擔心。”他生氣了,一點笨會讓人愛憐,一堆笨會讓心急男人發瘋。

  “那是為了什么?”

  “因為我喜歡你。”

  “等等,我可不可以花點時間整理你的話?”殊云搖頭,企圖搖掉腦袋里亂七八糟的思緒。

  “好,我等你整理。”劭飏看她,一瞬不瞬,這回,他再不教她離開視線范圍。

  “首先,你生氣我騙你要結婚卻跑去住院的事?”

  “是的,不過我原諒你了。”抓起她的手,下一秒,他又擁她入懷中。

  “然后你說你愛月月,但不和喜歡我相抵觸?”

  “沒錯。”也許有一天、有一份好心情,他會跟她說與月月之間的約定,說天使以鑰匙圈為憑,為對方帶來幸福喜樂的故事。

  “你允許我愛你,允許我為愛情努力,而且還給了我六成的成功率?”

  “對。”他親口證實她的整理。

  哈!她在他懷間笑開懷,對一向要求不多的殊云來講,這是天大禮物,就算成功機率只有三成,她都會拚了命去試。

  殊云嘆氣,圈住他的腰,把頭埋進他懷中。那個冬天回來了,他們去買美勞材料,他親手為她戴上口罩,他拚命取笑她的傻模樣,一聲一聲,笑進她心底,烙印。

  是圣誕老人送來她的圣誕禮物嗎?謝謝上帝、謝謝恩賜,這輩子,她再不會要求更多。

  “知不知道,我的運氣一向不錯。”丟掉滿腦子的亂七八糟,殊云抬頭對他說。

  “怎么說?”劭飏說。

  “我連兩成的機率都贏過。”她說得認真誠懇。

  “了解。”點頭。所以他說她是幸運兒,說她是上帝眷顧的天使。

  “這次我可能會贏。”

  “祝福你。”

  “我會努力和你一起愛月月,因為她在你心里,而我太貪心,我愛你,也要愛你的全部心情。”

  “很好,我想我們取得某部分的共識。”

  擁住她,夠了,話到這里已經足夠;摟住她,夠了,他的快樂自此開啟序幕。

  *

  上萬名觀眾涌進演唱會現場,霓虹燈、螢光棒四處閃爍,音樂震耳欲聾,舞群揮汗熱舞,觀眾如癡如醉的喝采。

  這是谷劭飏的告別演唱會,有三家電視臺取得轉播權,無數記者站在臺下,閃光燈沒有片刻歇息,這將是明日的頭條新聞。

  突然,舞臺暗了下來,全場觀眾噤聲,他們靜待劭飏的下一個表演。

  穿著白色禮服,身后有一對翅膀的天使,捧著一盞小小的燭火走上舞臺,一個、兩個、五個、十個……幾十個小天使走上舞臺,小小的火光映著可愛的容顏,他們的笑容比楓糖更蜜人。

  鋼琴聲響起,似涓涓水流、似輕瀑劃過,串串流水般的音符醉人心。

  投射燈照下,光暈落在演奏者身上,三角鋼琴前,谷劭飏一身黑色禮服,十指在鍵盤上彈奏,輕輕地,歌聲響起。

  如果 如果你不介意 我愿意為你縫一件衣衫

  裁剪愛意 縫入專心 用金線壓出眷戀

  如果 如果你不介意 我愿意為你做一道好菜

  添點思念 放入甜蜜 用光陰熬煮愛情

  想你念你 我總是專心一意 疼你寵你 我從不改變心情

  知你懂你 我的心底只有你 惜你憐你 我要你幸福快意

  如果 如果你很介意 我愿意為你隱瞞愛情

  笑著對你說 沒關系 我們之間只是友誼 只是友誼

  他唱著歌,小小天使手捧燭火和著音樂在舞臺中央四處繞,他們走著走著,偶爾不小心撞上,輕脆笑容揚起,甜甜的笑,染上觀眾席。

  慢慢地,他們走向舞臺右側,在歌曲結束后,悠揚的管弦樂團奏起婚禮的祝福,燈光亮,小天使吹熄燭火,換上一籃籃玫瑰花瓣,他們牽起一個女生,白紗禮服裙擺上鑲滿白色海芋,她沒有拿捧花,只抱了一個制作精美的劭飏娃娃,掛著笑,她隨小天使們走到舞臺中央,淺淺笑開,她的美麗教臺下觀眾驚艷,不約而同地,掌聲響起。

  另一束燈光亮起,劭飏站在舞臺左方,手里同樣拿了劭飏娃娃,緩緩走到殊云身旁,牽起她,走向前方,靜待掌聲停止后,他開口:

  “剛剛那首歌是陶殊云小姐做的,不成熟,但婉轉動人,我一直懷疑,她不是專業人士,為什么可以做出這樣的歌曲,后來我了解,因為這首歌寫的是她的心聲。

  我身邊有些朋友知道,十九歲時,我的初戀情人死于車禍意外,我一直以為,失去她,這輩子我再不能找到新戀情,我認定,心死了再無復活可能。但殊云推翻了我所有的理論,她讓我看到春天,對生命再度燃起熱情。我感謝她,也感謝她為我做盡所有努力。

  我對她說,愛上她只有六成可能,她告訴我,她的紀錄是戰勝兩成,今天我想……我想她已經贏得我的心。”

  話說完,小天使朝他們撒花瓣,一片一片落在他們的身上、他們的發梢,點點粉紅,紅了他們的戀情。

  掌聲、小天使的歡笑聲,聲聲雀躍,舞臺上巨幅照片放下,那是十七歲的月月,她的笑容璀璨、她的眉毛彎彎。

  愛人,是愛他喜悅,愛他快樂,愛他永遠幸福。



  【全書完】



  編注:請繼續鎖定《單身女子公寓系列》喔!

上一頁 目錄  
快乐赛车走势